痛仰乐队:摇滚!在时间之外

2022-06-12

对着朝露摇滚

带着吉他逐光

在修心路上

不经心的留下几曲传世经典

在人潮汹涌里

把理想对风吟唱

他们是痛仰乐队

 

 如果你听摇滚,那么你一定听过痛仰。它是当下中国最具声誉的乐队之一,中国摇滚乐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与乐队声名的如日中天不同,乐队成员是四个简单、安静的人,他们时常追风逐月徜徉在星垂旷野,他们明白摇滚的愤怒与反叛是为了追寻内心的平静。

 

再见杰克

 

1999年,住在北京的高虎组成了“痛苦的信仰”乐队,北京摇滚圈习惯彼此之间简称,久而久之他们变成了“痛仰”。名称的简化寓意着理念的凝练,在第一张专辑《这是个问题》发布时,他们以某种嬉皮士,甚至反精神乌托邦的姿态行走在路上。彼时他们认为这是真实。在经历了青春的躁动、自我的追寻、信念的反观之后,痛仰渐渐由愤怒转为平和,草创之初对于摇滚是一份“痛苦信仰”的认知在20年间升华为了对于生命本真与质朴的追循。痛仰用一首平和的民谣式的《再见杰克》从“地下”破圈到了“地上”。

 

 

如果说摇滚乐是一种真实的声音,那么这种真实势必是创作者对自我内心状态的正视与忠诚。没有刻意为之的批判或煽情,没有扭捏作态的悲戚或欣喜,有的是音乐里的那些率真、理想主义、坦然和勇敢。

每个人都曾经历过一场对杰克·凯鲁亚克的朝圣,但朝圣并不是人生的目的,朝圣路上一路追寻理享,并从中找到生活的真谛,才是朝圣的意义。在这条向理享朝圣的路上,COLMO与一位1%全球超级个体共同执笔,描绘未来“理享生活公式”,以理性美学不断扩展关于生活的边界与想象,让未来照进现实,对“杰克”说再见。

 

看山仍是山

 

痛仰的音乐风格多变,却简单。无论是世纪初的硬核说唱,还是六年前的公路摇滚,他们没有停止过对表达方式的探索和尝试,从“看山不是山”到“看山仍是山”,他们不被时代的巨浪所裹挟,不被他人的趣味所左右,种种的巨变的背后,是一种简单——始终只遵循内心的、自然生发而出的音符和律动。从痛苦的信仰到痛仰,从Miserable Faith到Tong Young,痛仰把视线的焦点从于外部、于身体的躁动和碰撞,逐渐的调转向度,变为向内心冷暖体验的关注,淡然而坦然,朴素而真挚。

 

 

有人对痛仰音乐风格的转变表示不理解,但主唱高虎却说:“如果摇滚乐拒绝改变,那我们就是它的叛徒。”正是对某种“标准”的背离及本真的遵循,让我们看到了痛仰的“简单”,而简单与真挚或许才是摇滚乐的内核和价值。大道至简,应变随心。释放最简单的自己,才能打破限制回归本真。“以简驭繁”同样也是COLMO对于理性生活美学的高阶诠释,凭智感升级生活品质,释放 “被捆绑”的隐形时间,更释放“被束缚”的理性空间,人机共协,以简完心,开启属于每个超级个体自己的理享生活。

 

 

COLMO始终陪伴全球超级个体

勇于突破

不断进化

探寻理性生活美学

拥抱理享生活